女仆中文网 > 我是王富贵 > 第233章 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四更求票)

第233章 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四更求票)

作者:青史尽成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女仆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我是王富贵最新章节!

    朱厚熜沉吟思忖,眉头微皱,“张璁,你说的仔细点。”

    张璁点头,“陛下,当年太祖也定下规矩,减免百官的徭役,其用意很明白,譬如说臣吧,现在臣是大学士,若是不能免除徭役,臣岂不是要去顺天府,给郑知府做事了。如此上下尊卑就乱套了。”

    “当然了……太祖这么办,也是体恤士人,爱惜官吏。臣以为,陛下应该比太祖心怀更宽广,赏赐更丰厚。毕竟我大明眼下物阜民丰,已经和开国的时候,大不相同了。譬如一品官员……就应该给粮三十石,额外再给三十丁的工钱。二品二十四石,三品二十石……以此类推,外官减半,如此才能彰显吾皇的浩荡天恩!”

    朱厚熜越发惊讶,朕明明缺钱,还让我给百官发津贴,张璁,你丫的想什么呢?朱厚熜心中大怒,但是他却发现张璁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朱厚熜突然福至心灵,问道:“张璁,既然赏赐了钱粮津贴,那优免呢?还要吗?”

    “当然不要了!”张璁笑嘻嘻道:“福不可多享,就拿臣来说……现在是二品官,一年多给臣24石粮食,每月就两石之多啊!臣还有几个老仆,根本不用买粮食了。再有,京城人工不便宜,24丁,一人每月按8钱银子算,一年就是144两。臣现在每年的俸禄不到二百两……说句实话,臣过得紧巴巴的,很是窘迫,京城居,大不易啊!可若是每年多24石粮食,144两银子,臣的日子就能好过多了,这岂不是天恩浩荡吗?哪里还敢奢望什么?臣以为罗尚书、杨尚书、孙尚书……你们也都是这个意思吧?”

    这仨跪着的,已经冒汗了……张璁,你丫的出什么主意?

    你当大家伙在乎那点钱和粮食啊?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穷酸!

    你这个穷鬼,非要和自己过不去,活该你穷死!

    试问当朝官吏,十之七八,家里都是大富之家,毕竟家里不富裕也没法读书,而且就算是穷小子考上了进士,也会富裕起来的。

    以杨旦为例,他祖上杨荣虽然什么都没有留下,但是光凭着名声,就足以让子孙后代受益无穷了。

    冲着杨家的招牌,就有无数人主动投献……而且杨家后人也算有出息,考中功名的,比比皆是……几代人积累下来,杨家的田产,绝对在十万亩以上。

    田亩多,佃户就多,每年躲避的税赋徭役,就有几千两。还不要说他们家的生意了。

    若是按照张璁的办法,大家伙还活不活了?

    “陛下,如此大举增加开支,户部势必难以支撑啊!”杨旦立刻反驳。

    张璁笑眯眯道:“杨大人,你这话就不对了,看似百官俸禄开支增加了……可没有优免的干扰,所有土地,一体清丈,就再也不会有说不清楚的状况,这样一来,朝廷税赋必定增加,足以弥补俸禄开支了,除非……”

    张璁探身,“除非杨尚书家里,田产丰厚,数量惊人,清丈之后,你会吃亏的!是不是这样?”

    “不,不是!”杨旦的舌头都不好使了。

    张璁呵呵道:“既然如此,那杨大人和本官一样,都是这个方法的受益者了……我想请杨大人一同写个谢恩的奏疏,你不会反对的?”

    “不,不会!”

    杨旦的脸都绿了,张璁,你丫的欺人太甚了吧?

    这时候朱厚熜突然开口了,“杨旦,罗钦顺,还有孙交……朕要清查已故官员田产,你们没有办法,张璁提出的办法,让人耳目一新。没有了优免的困扰,只要计算清楚地方有多少田,需要负担多少徭役,一切一目了然。朕呢,会把津贴如数发给百官,大家也不吃亏。这么好的事情,一举两得,你们若是觉得还不妥当,那就立刻去清查,告诉朕,有多少田亩被占了?”

    这三人敢回答吗?

    他们除了唯唯诺诺,就没有别的路了。

    朱厚熜见他们不说话,这才含笑道:“好啊,总算商量出一个办法来,就这样吧!你们三个可以退下了。”

    就这样,三位尚书被赶走了。

    虽说他们没有被追究,但是弄了这么个结果,或许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要了老命了!

    他们唉声叹气,跟死了爹妈似的,而朱厚熜则是笑得肚子疼,他把张璁特意留下了。

    “你跟朕说,这个主意是不是你师父出的?”

    张璁憨笑道:“这么绝妙的点子,臣是想不出来的。”

    朱厚熜哑然,“是啊,王岳的脑袋就是管用!不过你算过没有,如果给百官津贴,要增加多少开支?能不能靠着增加的税赋弥补?”

    张璁立刻道:“陛下,士绅官吏,巧立名目,用尽办法,逃避的税赋徭役,岂止千万!跟这个比起来,增加的津贴不值一提。只不过需要先增加津贴开支,然后才能清丈田亩,增加税赋,宗室需要一点时间,臣还没有办法。”

    朱厚熜呵呵两声,“没办法?这还不容易,去找你师父,问问他打算怎么办?”

    张璁二话不说,直接来拜访王岳。

    面对张璁的要求,王岳只是哑然一笑,他告诉张璁,不用担心,只要朝中能通过,他就能弄到钱。

    张璁如释重负,既然王岳说了,那就一定能做到。

    他立刻返回内阁,官员津贴什么标准,清丈田亩怎么落实,如何重定税赋徭役……还有太多需要忙的。

    张璁离开后,王岳总算结束了养伤,也该动一动了。

    “太后,事情就是这样,现在整个大明朝,能拿出钱,帮着陛下发津贴的,就剩下您老人家了。”

    蒋太后黑着脸,哼道:“小富贵,你也盯着老身的这点钱?”

    王岳嘿嘿干笑……快六百座寺庙,那么多金银法器,都让你老太太吞了,不找你要钱找谁啊!

    王岳保守估计,蒋太后手上的钱,至少在五百万两以上,论起现金之丰厚,恐怕没人能胜得过老太太。

    蒋氏低着头,手指掐着衣襟,沉吟不语。

    良久,蒋氏似乎下定了决心。

    “小富贵,陛下要推行新政,这笔钱哀家肯定要出!我可以给你们二百万两!”

    老太太一张口,就是二百万两,王岳觉得他猜少了,蒋氏手里的钱,应该在千万两之上!

    若非老太太是当朝太后,王岳都想跟她说,阿姨,收下我吧,我不想奋斗了!

    蒋氏深吸口气,“小富贵,钱哀家出了,但是你要想办法帮着哀家挣回来!半年之内,二百万两银子,能不能做到?”

    王岳毫不犹豫点头。“这个不难……不过微臣需要点启动资金!您老人家也该投入点本钱。”

    蒋氏想了又想,“好,我给你三百万两,你只要还给我五百万两就够了。回头哀家再给陛下二百万两,这回总行了吧?”

    行当然行了……可王岳突然发现,怎么是他一个人,扛下了他跟朱厚熜两个人的债务啊?

    这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