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中文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三十六章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上)

第三十六章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上)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女仆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嘿!哈!”

    操场上,十四队亲兵,排列的整整齐齐,他们手中,已经都是真正的兵器,冷森森的陌刀阵,身上的重甲覆盖全身,不过,对于每天都绑着沙袋进行几个万丈长跑的他们来说,这点重量,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每天充足的肉食,令他们全身都是爆炸的精力,好似每天如果不发泄下精力,不练个半死,已经浑身不舒服。

    此刻,他们都站在圈起的木栅栏中,在木栅栏内,还有数百头嗷嗷嚎叫的猪豚。

    今天他们的训练内容就是,将这些猪豚的头颅砍下来,而令猪豚身上多了别的伤口,就要扣分,会受到惩罚。

    猪豚来自公府的汤盎坊,也就是养猪场,国主第下打造了阉割猪的专用刀具,又有消毒之法,令幼崽死亡率大大降低,而汤盎坊中这几百头刚刚长成的成猪,都被送来了这演武场。

    汤盎坊总管张发达,站在陆宁身边,心里哀鸣,这,这不是糟践好东西吗这不是?

    张发达是陆宁街坊刘婆的二儿子张二,陆宁赐名为“发达”,他本来在庄园里做短工,修葺汤盎坊的猪圈,被陆宁无意发现他对自己所说的养猪、阉猪等小知识领会很快,便提拔他做了汤盎坊的主管,也就是猪倌头头。

    不过,五贯钱加两石米的年薪,每月又有少许油和菜的月料,便是在东海这富饶之乡,也是绝对的白领阶层了。

    对这些辛辛苦苦从猪仔养成刚鬣的猪豚,他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虽然明明知道它们早晚都会挨这一刀,但此刻看着它们即将面对的残酷命运,眼眶还是湿湿的。

    但在国主身侧,自然不敢有丝毫异样的表现。

    陆宁也不愿意看这种残忍的画面,但是,如果自己训练的亲兵杀猪都下不去手,指望上战阵杀红眼麻木后变成杀人机器?到时候怕有些晚。

    现在尽快淘汰一些心理素质差菩萨心肠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对整个队伍,对被淘汰的个体,都是好事。

    远方阡陌,一个小身影快步跑来,是大蜜桃。

    大蜜桃小蜜桃,平时跟在陆宁身边寸步不离,但今天陆宁令她们在庄园门口等自己,不管这俩小丫头心理承受能力是不是爆表,陆宁也不想她们看到这种画面。

    “主人,又有司徒府的人来了,在庄园门前等主人!”

    大蜜桃跑到近前,看也不敢看演武场栅栏里的场景,虽然,屠杀还未开始。

    陆宁微微颔首,走上两步,到了栅栏前,冷声道:“这片土地,是生你们养你们的所在!你们的亲朋,都生活在这里!他们的好日子刚刚开始!如果,有贼兵来,要抢走你们的土地,焚烧你们的家园,杀死你们的亲人!你们该怎么办?!想好这些问题,你们才能成为合格的战士!”

    说完,袍袖一甩便走,实在是,心里也抹汗,不想看到那些惨兮兮的猪豚。

    身后,传来陆平洪亮坚定的声音:“你们的面前,是贼兵的千军万马!要和主公为敌,要侵扰主公的领地!要让我们从此,回到比过去还悲惨的生活!我们该怎么办?!”

    有人领头,喊道:“杀!”

    立时,本来有些不知所措的汉子立时也血液沸腾,高呼。

    “杀!杀!杀!”

    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而当陆宁走出十几步远的时候,猪豚的惨叫声已经此起彼伏。

    侧头看到大蜜桃小脸苍白,但又不敢抢在自己身前跑掉,陆宁笑笑,“来,我给你捂耳朵!保证一点声音都让你听不到。”

    大蜜桃小蜜桃,虽然身材火爆,但年纪幼小,陆宁眼里,就跟两个小妹妹一样,倒没什么别的心思。

    大蜜桃小脸却是微微一红,但很乖巧的,走到了陆宁身前,她和小蜜桃虽然都个头高佻,但比陆宁还是矮了半个头,陆宁伸出双手,帮她掩住双耳,心里,倒真有宠溺一个小妹妹的感觉。

    “咦,主人,为什么,我真的什么也听不到了?主人捂耳朵都捂得这般好啊?!”

    大蜜桃惊讶无比,声音略有些高,满心满腔的惊叹及崇拜之意都要溢出来。

    陆宁无语,这,怎么听着这么别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脑粉?脑残粉?

    不过心里隐隐有些自得,就更卖弄,手指并拢不漏出一丝缝隙,捂耳朵捂得越发带劲。

    ……

    等在庄园前有几辆华贵马车,马车下,站着的,是那王吉的胞妹,司徒府二小姐的乳娘。

    看到陆宁贼兮兮捂着一个奇装怪服小侍女的耳朵,看起来,两人就好像贴在一起,很猥琐很不雅的走过来,王氏脸一红,更心里呸一声,荒淫的东西,幸好仅仅封了你一个小破县公,要不然,纣王跟你比,都是谦谦君子!

    陆宁感官敏锐,还能清晰听到演武场那边猪豚的惨叫,这时才意识到,就放开了捂着大蜜桃耳朵的双手。

    大蜜桃却是小脸红扑扑的,好似整个人都酥在那里一样。

    小蜜桃咬了咬小嘴唇走过去,狠狠掐了大蜜桃一把,大蜜桃疼的哎呦一声,小嗓子清娆,这声叫,更令王氏蹙眉。

    陆宁却看向王氏身后那几辆华贵马车,王氏站在这里,有两辆马车上却都坐了人,看来,是来了大人物啊!

    马车两旁,数名锦衣汉子,虽然没甲胄在身,但身上冷冽气息,却掩饰不住。

    更有数名侍女,随伺在左右。

    “那小奴,两个月没见你送来利钱,还以为你落跑了呢?!”陆宁盯着马车,看都不看王氏一眼,心说正主还不出来和我说话?

    不知道来的是谁,周宗这个司徒是不可能的,难道是幕僚之类的?这排场够大的。

    “东海公,我为王妈妈而来,和你赌一局,为她清偿债务!”

    清嫩无比的童音,令陆宁微微一呆。

    两辆载人马车中,其中一辆极大极奢华,有四匹马拉。

    另一辆略小马车车帘被旁侧侍女挑起,又有几名侍女将手捧的木头案台依次摆好,却是组成了一个小木头台阶,一名女童,从里面缓步走出。

    陆宁更是呆了呆,这女童,明眸皓齿粉妆玉琢,一袭碧绿襦裙,秀美可爱的难以形容,后世一切童模,在其面前都黯然失色,偏偏小小年纪,一举一动,静若处子,一板一眼的,就好像已经是待字闺中的少女一般。

    在陆宁看来,更显这小大人的可爱。

    任何人,见到这女童,怕都会怜惜的要命疼爱的要命。

    只有陆宁是个例外。

    这一瞬,陆宁真有冲动过去揉揉她小脸,亲亲她小额头,问问,你咋就这么可爱呢!你小脑袋里想什么呢?怎么就这么静泊呢?!你为什么不跑跑跳跳呢?

    “东海公,我家小姐给你见礼呢!”王氏不满又无奈的提醒。

    陆宁一怔回神,看着面前这双手抬在额头,小大人般行低头肃拜礼的可爱小丫头,便是肃拜的动作,也真是规规矩矩一板一眼,更显可爱。

    这就是!

    小周后啊!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的小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