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中文网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443 收网

443 收网

女仆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来自未来的神探最新章节!

    山田体检中心。

    下午五点钟,体检中心下班了。

    杨志超衣帽整齐的出了体检中心,口罩、咖啡色的墨镜,还背着一个卡其色的包。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了下来,副驾驶室的玻璃打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探头,“超超,你今天没开车。”

    “嗯呐。”杨志超点点头,是体检中心的同事。

    “超超上车吧,姐带你一程。”

    “不用了姐,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嗨,跟姐还客气啥,这时候也没出租车。”

    “没事的,我坐公交挺方便的,下了站牌就是我家小区。”

    “那行吧,姐先走了。”

    杨志超挥了挥手,“拜拜。”

    目送黑色轿车离开后,杨志超脸上的笑容失踪了,除了上班时间,他不想跟同事有太多接触。

    杨志超将包往肩上背了背,顺着人行道走到了站牌旁,拿出一副耳机戴上,静静的等车。

    过了一会车还没来,杨志超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跺了跺脚,真烦。

    又过了五分钟,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杨志超从包里拿出一枚硬币,上车投币,走到公交车的中间。

    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座位。

    车里空荡荡的,只稀稀拉拉的坐着四五个人,如果放在往常这个点上车别说座位了,能挤上车就不错了。

    从体检中心到杨志超家有七站地,杨志超只要数着站牌上下车就行了。

    “叮咚……”一声响,汽车在站牌旁停下。

    有三个男子上了车,其中两个男子投币后,径直走到了后排,还有一个男子站在了前面,似乎是在跟司机师傅聊天。

    杨志超并没有在意,他经常坐这趟公交车,熟悉的事物,会让他有一种安全感。

    公交车一直往前开,杨志超靠在玻璃上,半眯着眼睛打瞌睡。

    不知过去了多久,杨志超感觉有些不对劲,公交车好像一直没有停站。

    杨志超抬起头,向着外面看了一眼,这是哪?不是公交车的路线呀。

    难道是公交车换线了?他前一段时间看过新闻,因为费炎的原因,有些公交线路调整了。

    杨志超起身问道,“司机师傅,这线路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换线了。”

    “什么时候换的?”

    “今天刚接到的通知。”

    “那怎么也没个提示,您停一下,我要下车。”

    “等会吧,到了站牌下,半道没法给你停车。”司机道。

    “那啥,还有多久就到站牌了?”

    “快了,稍等一下吧。”

    杨志超叹了一口气,目光扫视了一眼公交车,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不喜欢改变,尤其是这种不再计划内的改变,让他没有安全感。

    杨志超双手抓着卡其色的包,有些警惕的望着其他乘客,又不时的看看窗外。

    他看到前面有个站牌,喊道,“师傅,您在前面停一下,我要下车。”

    “好。”司机应了一声。

    杨志超站起身,走到车门旁等候,汽车停了,他也松了一口气,等着门打开下车。

    此时,也有两个男子走了过来,似乎也要下车,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

    杨志超有些警惕,回头看了看左侧,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戴着口罩看不清模样,不过眉眼间有一股英气,身材挺拔,气质不俗。

    就在他回头,准备看另一侧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喊,“警察,不许动!”

    杨志超身后的两个男子同时动了,一左一右各按住了他一条胳膊,直接将他按在了车门上。

    “你们放开我,凭什么抓我?”

    “姓名?”李辉质问道。

    “杨志超。”

    韩彬拿出手铐,直接拷住了杨志超,“抓的就是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马景波安抚了一下其他的乘客,将杨志超押到玉华分局。

    原来,马景波和曾平通话后,仔细考虑了一下。

    吴多贵家还有十几个村民,如果控制的时间长了,反而引起别人的注意。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决定提前收网,实施抓捕。

    ……

    几乎是同一时间,曾平接到了消息。

    南街村。

    曾平带着一伙人,已经围在了一个厂房外。

    之前,这个厂子是生产木门的,后来因为污染较大,已经停工了。

    所以吴多贵才会将厂子租出去。

    吴多贵是厂子的主人,他对厂子比谁都了解,为了立功赎罪积极协助警方,将一份厂房的平面图纸拿了出来。

    厂子有前后两个门,前门从外面上了锁,后门是从里面关上的,曾平研究了一番后,准备从前面突破。

    行动前,曾平还跟方村长借用了一下无人机,无人机上有摄像头,可以查看厂子里的情况。

    前后门各有一只狗,前面是秋田犬、后门是拉布拉多,品种都不错。

    厂子的空地上还停了一辆白色的丰田轿车。

    无人飞机在上方侦查了一会,没有看到人影。

    前面是黑色的铁栅栏门,门外挂着一个铁锁,曾平先找来大铁钳,将前门的锁子剪断了,不过因为角度的原因,厂子里面看不到锁子是否被破坏。

    吴多贵走到厂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向墙的右侧,曾平给了他一个肯定的手势。

    “咣咣……”吴多贵敲了敲厂门,“有人吗?”

    “汪汪汪……”厂子里传来一阵狗叫声。

    看到没人回应,吴多贵又敲了敲,“咣咣咣,杨老板在不在?”

    过了一会,厂子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喊道:“别叫了。”

    那只秋田犬立刻蔫了。

    吴多贵也不敢敲门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男子,披着大衣、没戴口罩,“你干什么的?”

    “我吴多贵,是这个厂子的主人,之前看厂子的时候咱们还见过一面。”

    “杨老板在吗?”

    “不在,有什么事说吧。”男子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

    “是这样的,村子里发了通知,暂时不让开工,也不允许用外地工人,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知道了,还有事吗?”

    “厂子里现在住着几个人,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工,你得跟我说一声,我得上报一下。”

    “就我一个人,短时间内不会开工,不会给你惹麻烦的。还有事吗?”

    吴多贵挤出一抹笑容,“没了。”

    男子也不说话了,只是抽着烟,一双细长的眼睛紧紧盯着吴多贵。

    “那我先走了。”吴多贵被盯得有些发毛,生怕对方会暴起发难,转身离开了厂子。

    看到吴多贵走远了,男子松了一口气,也转身往厂子里走。

    就在此时,曾平、王霄、杜奇等人拿着枪,蹑手蹑脚的走到厂门口。

    男子正背对着大门往里走,隔着不过几米的距离。

    曾平将锁子取了下来,随后轻轻的推开厂门,多少还是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响动。

    “汪汪汪……”一阵狗叫声响起。

    曾平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推开了门,握着手里的枪冲进了厂子里。

    那名男子似乎听到了动静,头也不回直接往里跑。

    “警察,不许动。”

    “再跑我们就开枪了!”

    男子根本不理他们,在地上打了个滚,往后腰一摸,拿出了一把手枪,对着曾平等人连开三枪。

    “砰砰砰!”

    而后男子躲到了一个车床后面。

    枪声打破了村庄的宁静,村子里的狗被惊动了,一阵阵狗叫声响起。

    在对方掏枪还击的一刹那,曾平三人赶忙躲避,一个侧身,一个俯身打滚,一个趴在了地上,各自寻找掩体。

    说实话,三人枪战的经验都不算太丰富,虽然一直警惕着,但是谁也没想到,男子过来开门身上还带着枪。

    “砰砰砰。”曾平三人也开枪反击。

    双方谁也没打中谁。

    曾平往外瞅了一眼,“你已经被警方包围了,立刻缴枪投降。”

    男子笑了笑,喊道,“你出来呀,出来我就把枪给你!”

    “你先把枪扔出来,双手举过头顶,从车床后面走出来。”曾平喊道。

    男子啐了一口,“呸,没胆鬼。”

    “不要在抱着抵抗的心里,你已经被警方包围了,再抵抗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王霄喊道。

    男子不回应。

    “我告诉你,特警正往这边赶来,一旦特警赶到很可能会直接击毙你。”曾平喊道。

    过了一会,男子有些无奈道,“我投降,你们不要开枪。”

    “你先把枪扔出来。”

    “好,我扔。”男子话音落下,车床后面扔出一个东西,掉在了远处的地上。

    此时,已经是傍晚,天色有些昏暗,曾平仔细瞅了瞅,根本不是抢,而是一个铁疙瘩,很可能是车床上的配件。

    车床后窜出了一个人影,往厂房里跑去。

    曾平不了解厂房里的情况,担心对方从后门逃跑,这个嫌疑人手里可是有枪的,一旦逃出厂子会给老百姓造成巨大的威胁。

    曾平没有多想,当机立断道,“开枪。”

    “砰砰砰……”一阵枪声响起。

    王霄和杜奇也没有手软。

    “啊!”那名男子惨叫了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大腿上多了一个血洞。

    “老子跟你们拼了。”那名男子回身,对着曾平“砰砰砰”连开三枪。

    击中了嫌疑人的腿,也就不怕他跑出去伤害老百姓,曾平三人也不着急了,躲在掩体后面任他开枪。

    过了一会,又响了一枪,“嘣!”

    这次的枪声有些发闷,曾平右手一砸地面,“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