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中文网 > 仙帝重生 > 第八百零六章 虚虚实实

第八百零六章 虚虚实实

女仆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仙帝重生最新章节!

    叶旭心头生寒,齐辰不愧是能凭借一己之力,屠杀一颗生命星球的存在,他的念头之中,杀意凝练到极致,惨烈无匹。

    杀意与剑意融合,令他的剑意达到一个恐怖的境地。

    刚刚那一眼,如果是荼豫,只怕会被一个眼神秒杀。

    “叶旭,他向你动手了?”符雪怡眼眸一凛,隐隐有着怒火。

    叶旭可是符蒹葭专门让他代为照顾的人,若是因她出现差池,符雪怡能够想象得到符蒹葭的愤怒。

    叶旭道:“此人的威胁,远远在混天魔族的弟子,和那一个侏儒之上。他刚刚与我对视,蕴藏的杀意,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斩杀一名准帝境中期的练气士。”

    “嘶!”

    听见此言,符族的练气士倒吸一口寒气。

    一个眼神,就能秒杀一尊准帝中期的练气士,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够办到?

    符雪怡亦是心头凛然。

    脚步声传来,一袭黑衣,面容肃杀的齐辰越过人群,缓缓朝着叶旭走来。

    “他过来了。”一名符族弟子道。

    符雪怡眉目紧绷,如临大敌。

    她从齐辰的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须知,她可是准帝境圆满,在圣天道城的众多天骄中,也能位列前茅的存在,居然会害怕,可想而知,齐辰有多么恐怖。

    “你就是第一天尊叶旭吧?”齐辰走到叶旭身前,淡淡道。

    他虽然没有进入麒麟别苑,但第一天尊的声名,已经传到圣天道城的每一个角落。

    叶旭的修为,又在天尊境界,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叶旭。

    “不错。”

    叶旭点头,“阁下可真是霸道,我就看你一眼,你竟然想要我的命。”

    齐辰淡然一笑,道:“这只是我的本能反应。”

    叶旭心中一动,“虽然如此,我还是十分欣赏你。”

    “哈哈哈……”

    齐辰大笑起来,也不知道嘲讽还是兴奋,他目光漠然,道:“我进入余渊阁,只想求那一卦,希望尔等不要与我争。”

    “否则,我不会留情面的。”

    “齐辰,你只有一个人,怎么与我们一群人斗?”一位符族弟子不忿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世上再猛烈的疾风,也快不过我的剑。”齐辰神态娟狂,转身离去。

    叶旭面露笑容,又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家伙。

    轰隆隆!

    骤然之间,余渊阁陡然猛烈地震动起来,只见虚空开始变幻,原本的四层楼阁,轰地一声塌陷碎裂。

    穹顶上,劫云重重,云层之中,偶尔显露出只鳞片爪,那是天劫之力凝聚而成的雷龙在云中游走,积蓄能量,伺机而动。

    大地在动摇,裂开一道道裂缝,炽烈的神火从虚空中蔓延出来,瞬间将众人所立之地化作一片火海。

    天地之间,飓风在嘶嚎,摧枯拉朽,撕碎一切。

    一时之间,地水火风汹涌,雷霆轰鸣,他们像是陷入了天地未开前的混沌空间。

    突然的变故,令众多练气士惊慌失措,一个个都乱叫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在余渊阁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一位准帝初期的练气士惊恐叫道。

    “大家不要急!”

    吞天族的黑龙袍男子道:“刚刚离开的老头说过,半柱香后,余渊阁的四重关卡就会开启,想必这就是第一关。”

    闻言,诸多练气士愈发的恐慌。

    第一关就如此玄奥和可怕,剩下的关卡,岂不是更恐怖?

    “前辈,我们还能不能退出?”一尊练气士高声问道。

    然而,并没有回应。

    在他们踏入余渊阁,进入第一重关卡的那一刻,便没了退路。

    “哼,一座阵法,也想拦住我?”一道粗犷的嗓音响起,混天魔族的帝子长啸一声,周身魔气涌动,魔躯万丈,如同一尊太古天魔。

    他手握一柄魔神巨斧,身躯上一道道魔纹蠕动,仿佛是一只只眼睛,密密麻麻,令人感到瘆然。

    轰!

    这位帝子一斧头劈出,像是在开天辟地。

    一斧之下,虚空被他劈开了一条裂缝,地水火风也被劈碎,混天魔族的帝子神色一喜,便想穿过空间裂缝,跳出阵法。

    但下一刻,他又愣住了。

    空间裂缝外,依旧是汹涌澎湃的地水火风。

    “余渊阁的考验,哪里会这么简单?”侏儒练气士讥笑一声,“仅凭蛮力,便想突破余渊阁的考验,白日做梦。”

    “你厉害,那就你来。”混天魔族帝子冷冷道。

    侏儒练气士却并不受他的激将,而是道:“地水火风,正在酝酿,天劫之力,也在酝酿。等到一个临界点,这两股力量,必定会一同爆发。”

    “到时候会产生多大的威力,诸位的心中,应该有数。”

    听见侏儒练气士的分析,众人心头充满寒意。

    地水火风,乃是重塑天地的本源力量,而天劫之力,本来就是天道的力量。

    两股力量一同爆发,帝境之下的练气士,应该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他们毫不怀疑,余渊阁有如此力量。

    而且,他们也不敢去赌,余渊阁会不会真的如此无情,会将他们全部击杀?毕竟,性命只有一条。

    “师兄,你有没有办法?”黑龙袍男子看向陆君山。

    陆君山眉头轻蹙,道:“这应该不是幻象。”

    黑龙袍男子目瞪口呆,这当然不可能是幻象,否则,刚刚混天魔族帝子的那一斧,就能劈碎了地水火风。

    “但也有可能是幻象。”陆君山又道。

    黑龙袍男子一头茫然,这是何意?

    陆君山道:“我们这一群人,没有一个帝级存在,以余渊阁的声望,他没有必要设置那么高的门槛,致我们于死地。”

    “刚刚混天魔族帝子出手,之所以没有攻破第一重关卡,应该是他没有寻到这道幻象的破绽所在。”

    “师兄,你的意思是,我们所处的,确确实实是一个幻境?”听闻陆君山的分析,黑龙袍男子目光一动,也隐隐信了陆君山的分析。

    陆君山点头。

    “地水火风,天劫之力,这两股力量,都是一个世界的本源,只要能掌控,便可以再造一方世界。”符雪怡美眸明熠,“如果第一重关卡,就需要帝级之上的实力,余渊阁也不会多此一举,设下四重关卡来考验我们。”

    “依我之见,这应该是一座幻境。”

    她的理论与陆君山相同,这就是余渊阁设下的一座幻境。

    “幻境?”

    符族弟子眼睛一亮,“如果真是幻境,那我们就没有性命之忧了。”

    “没出息的家伙。”

    符雪怡瞪他一眼,“我们来余渊阁,也是为了那一卦,不想着破阵,却担心自己的性命,真不知道你来天路作甚?”

    那位弟子被符雪怡训斥,脸色羞红。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叶旭缓缓道。

    符雪怡黛眉轻蹙,“叶兄,你的意思是这不是幻境?”

    “是,但也不是。”叶旭道:“本来是假的,但掺入真的,就变成半真半假的东西。”

    “何为真,何为假?”

    符雪怡眼眸一动,凝视着叶旭。

    她在异变生出的一刹那,就动用了神念,将他们所处的空间,翻来覆去的搜索,但并没有收获。

    她隐约觉得,叶旭的话,会成为他们破阵的关键。

    “天劫是真,地水火风是假,这一座混沌空间,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叶旭笑道。

    地水火风,确实是重塑世界的本源。

    此处的地水火风,也是真正的力量,但混沌空间却并不是,所以地水火风便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但天劫的力量,却是真实存在。

    正如侏儒练气士所言,当天劫之力酝酿到一定的程度,便会大爆发。

    到时候,修为低于一定层次的练气士,肯定抵挡不住天劫之力,化作飞灰。

    余渊阁不会让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但一部分灰飞烟灭,却是做得出来的。

    “天劫是真的?”符雪怡心中一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最是可怕。

    他们如果一直关注地水火风和天劫,天劫到来,只怕也寻不出破解之法。

    “你既然知道,应该也知道如何离开吧?”符雪怡道,眼中也有着一丝钦佩。

    身为天尊境界的练气士,却能一眼就看出她都看不出来的真相,确实极为不凡,难怪能得到符蒹葭的青睐。

    四位符族弟子也望向叶旭,眼神期冀。

    林阡陌眉目含笑,她最喜欢的就是此刻的叶旭,智珠在握,决胜千里。

    “他已经准备离开了。”叶旭盯着前方。

    一道人影,御风而上,直奔着天劫而去。

    一袭黑衣,寂寥而决绝。

    “第一神剑齐辰?”

    在齐辰动身的一刹那,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无他,齐辰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如若是太阳一般,照耀出万丈金光。

    陆君山眉头微凝,齐辰的强大,令他也忌惮不已。

    “也许,我没有寻出的破绽,齐辰看出来了。”陆君山并未有任何嫉妒和不满,齐辰真能寻到出路,也能节省他不少的力气。

    侏儒练气士和混天魔族帝子也心怀期待。

    轰隆隆!

    劫雷滚滚,雷霆耀世,将混沌空间撕裂出一条条裂缝,地水火风汹涌滂湃,一切元素都混乱不堪。

    那一头头雷龙在嘶吼咆哮,巨大的龙爪闪耀着雷电,从厚厚沉沉的劫云层中探出,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齐辰飞到劫云之下,在绵延无尽的劫云前,他就如同一颗尘埃般渺小。

    但在此刻,却无人敢忽视这一粒尘埃。

    唰!

    一声剑吟,自九天之上传来。

    齐辰的神念一动,那一口神剑从剑鞘中飞出,他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斩!”

    唰的一声,神剑如臂使指,一剑斩入了劫云。

    这一口神剑,与庞大的劫云比起来,微不足道,下方的众人,只能见到一道微弱的剑光在云层中游弋、穿梭。

    几息之后,神剑从云层中飞出,落入了齐辰手中的剑鞘中。

    云层依然绵延百万里,仿佛齐辰的那一剑,没有任何的作用。

    “如果连齐辰都出不去,我们更没希望了。”诸多练气士气馁道,一丝丝绝望,从心头蔓延而出。

    混天魔族的帝子和侏儒练气士死死地盯着云层的变化。

    即便是陆君山,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劫云,观察着劫云的变化。

    嗡!

    很快,劫云之中,出现一丝裂痕,这一缕裂痕奇妙无比,将云层分裂,不管劫云和雷霆如何涌动,始终无法让裂痕愈合。

    这道裂痕,正是齐辰的剑所斩出的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