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中文网 > 宇宙职业选手 > 第十二篇 第30章 一切的起源(大结局)

第十二篇 第30章 一切的起源(大结局)

作者:我吃西红柿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南派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宇宙职业选手 !

    黎渺渺、许黎星、许父许母等一众家人们都在老宅等待着,他们更是仔细感受着整个领地的规则运转,就怕领地规则突然溃散。

    “景明出发已有半个小时,领地规则还正常运转,代表这一场赌约之战,景明还没输。”黎渺渺开口说道,“至少景明不会比对方弱多少。”

    家人们都点头。

    这一场赌约之战,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差距太明显,交手几招就落败!

    现在看来,已经避免了最糟糕情况。

    “别高兴太早。”羽火君摇头道,“吴明是前往另一座遥远的时空和赤珏旅者对战,另一座遥远时空的时间流速,和我们这里很可能不一样!他们有可能才刚刚交锋而已。”

    “再等等吧。”娄业君也说道,他们也都非常关注,毕竟牵扯到第三境的生死。

    每一位第三境的死亡……都会引起其他第三境的关注。

    因为正常情况下,第三境都是因为冲击终极而死去,像这种卷进终极存在的事情死去的,反而是少数。很多第三境漫长岁月都没资格见终极存在一面。

    这一方时空,每一个第三境都在关注,都在等待着这一战的结局。

    “哼哼,不知道他们俩是谁死。”克夜之主悠然品尝着美酒,“不管谁死,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海雨领主也在等待着。

    “吴明,你就是要庇护流蟒星一家。可等你死了,你的领地规则都将溃散,谁又会全力庇护他们一家?”海雨领主杀意是很重的。

    就像许景明欠高维生命孩童‘流玉沣’因果,得报答。海雨领主在没成第三境时,和流蟒星早就结下死仇。她成第三境后,毫不犹豫灭了流蟒星一家,谁想到被许景明又复活过来,她当然记仇。

    ……

    在为了赌约而开辟出的这座广袤时空内,许景明和赤珏旅者这两位第三境存在已然癫狂,彻底爆发了自身所有手段,都只有目标——击败对方!

    许景明显现出了三个分身,分别持着三柄心灵长枪,将自身悟出的《心劫枪百卷》尽情施展出来。之所以维持三个分身,是因为许景明悟出的最恐怖层次的枪法,对心灵负担非常大,三个分身同时施展已经是极限了。

    这些枪法,都是许景明融合129卷枪法后,更进一步悟出的枪法,都是第130卷、131卷的心灵枪法。

    “轰隆隆~~~”

    整个时空都在战栗,许景明三个分身人枪一体,化作一道道枪型流光,不断撕裂着时空,疯狂围攻着赤珏旅者。

    赤珏旅者如今却是分化成两道分身。

    一道分身,通体漆黑,黑色气息蔓延,他的身躯就仿佛内藏一座‘小型深渊’,许景明的攻击都被他身躯所吸收,难以损伤到他。

    另一道分身,却是白皙无比,全身绽放着光芒,圣洁无比,仿佛要清洗一切污浊,举手投足施展的力量和深渊力量截然相反。这一分身坚不可摧,在他的皮肤上都很难留下一丝伤痕。

    “将身躯修炼到这般地步,已经将深渊一脉发挥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了。深渊一脉的第三境,怕也没几个能媲美他的。”许景明也为之惊叹。

    一个分身,自身内藏小型深渊,这份能耐就足以碾压克夜之主他们了。

    他还将截然相反的力量,修炼到同样高度,两大分身配合起来,许景明也感到棘手。

    “深渊一脉,的确有着光明圣洁的一面。”许景明很清楚这一点,很多修炼深渊一脉的,都同样追求光明,以此保证心灵不会堕落,人族的永恒塔主就是如此。

    “他的两尊身躯相互配合,我的心灵枪法在他身躯阻碍下,只剩下一两成威力真正冲击他的心灵意识,想要击败他,很难。”许景明三道分身全力以赴进攻。

    赤珏旅者两尊分身配合,同样也很震惊:“我竟然处于下风?”

    是的。

    许景明虽然感觉很难击败赤珏旅者,但实际上,这场交锋,赤珏旅者是处于下风的。

    “我一直在挨打。”赤珏旅者有些恼怒,“寻常心界一脉第三境,都无法突破我肉身阻碍。他却能够突破肉身阻碍,一次次伤害到我的心灵意识。我深渊一脉的侵蚀,却侵蚀不了他!”

    “他的身躯,已经凝聚到极致,身躯就是兵器!当施展心灵枪法时,身躯都化作枪逛,根本无法侵蚀分毫。”

    赤珏旅者两大分身想尽办法,伤不了许景明分毫,被动挨打着,完全落在下风。

    “如此下去,这一战我胜算就很低了。”赤珏旅者当然想要赢,“我必须得寻找到伤害他的方法。”

    “我的枪法得更强,心灵得更强!必须更强大才能击败他!”许景明同样渴望胜利,胜利才能活,他还想要继续陪着家人们。

    两名同样得到终极传承的第三境存在,在这方时空全力搏杀着,他们的战斗余波席卷无尽区域,幸好这片时空没有其他任何生灵,可以让他们尽情发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两天,十天……

    双方完全投入到战斗中,一瞬间便思考不知道多少次,寻找着对方的弱点,想办法击败对手。

    许景明杀到癫狂,忽然他的心灵枪法威力大涨,只见三色游龙显现,一道黑色游龙枪影,一道透明游龙枪影,一道彩色游龙枪影同时出现,显现的同时便已经同时穿过了赤珏旅者的身躯。

    之后,又穿过了赤珏旅者另一分身。

    “不——”赤珏旅者两具分身站在原地,眼中都有着难以置信之色,心灵意识却走向了毁灭。

    作为第三境存在,他拥有多个分身。并且在他的领地,他自身更是强大,仅仅两个分身的死……不可能彻底杀死他。

    但是,这一战,他却输了。

    “这枪法,可算作《心劫枪百卷》的第132卷了。”三个许景明都手持着长枪,心中有着喜悦,得终极传承如此漫长岁月,他几乎都在埋头参悟,这一战也是以战磨练了枪法,令他枪法终于更进一步。

    两具赤珏旅者分身看着许景明,喃喃低语:“我输了。”他的两具身躯在消散。

    许景明三个分身合一,平静看着这幕,忽然他微微一怔。

    ……

    一座无尽巍峨的宫殿,它的存在无声无息影响着每一条时间线,每一个时空,每一个生灵。

    在其中一座殿厅内,大殿之上的宝座上,正坐着一道庞大无比的身影,他有着黑色的头发,黄色的皮肤……这是纯粹人类的容貌。

    他右手托着下巴,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他的呼吸很轻柔,可呼吸的波动却席卷所有时间线,所有时空的心界区域。心界区域内的混沌气息波动源头,便是这无形的气息节奏。

    在大殿之下,站着两道身影,一道灰袍身影,一道红袍身影,他们俩沉默犹如凋塑,不动一丝。

    他们俩站在这已经足足一个深渊纪了,他们心甘情愿为伟大的存在效劳。不知道多少第三境,愿意追随终极存在,为终极存在效劳。

    他们也时刻注意着宝座上那巍峨的身影。

    和这巍峨身影相比,他们两位第三境存在就渺小太多了!单论体型,他们俩就好比蚂蚁,巍峨存在仿佛是太阳星辰,怕是稍稍一点气息波动,就仿佛风暴般撕碎他们。

    “呜。”

    坐在宝座上的巍峨身影眉毛动了下,缓缓睁开了眼。

    下方一直守护的两名忠诚仆从立即恭敬行礼,齐声道:“界主!”

    终极存在太神秘了,他们不愿意,外界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来历,他们的称号。他们的追随者才清楚,创造心界的伟大存在……他们追随者都是称呼为‘界主’。

    听说,这是界主在自己族群就有的称呼。

    巍峨身影的样貌和许景明一模一样,只是眼神深邃许多,仿佛蕴含无尽的历史,他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打了个瞌睡,刚好一个深渊纪。”

    对他无尽漫长的经历而言,一个深渊纪的确是一个瞌睡的时间,之前一个深渊纪的经历,也仿佛一个小梦。

    许景明目光看着那一座时空,那座时空内,有醉翁、羽火君、娄业君、水云领主、克夜之主、海雨领主等一个个,也有着自己的家人们,妻子黎渺渺,女儿许黎星,还有父母、孙子孙女等一个个。

    “这座时空,是我在领地内,为家人们特意开辟的独立时空。”

    “当初我成为终极存在,让我的家人们吸收所有平行时空的生命本质,生命本质彻底圆满,甚至加持了我的力量,令他们的心灵永恒不灭,让他们的身躯都达到第三境层次。”许景明轻轻摇头,“虽然表面看,他们好似成了第三境。可是依旧只是‘伪第三境’。”

    “因为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心灵境界,依旧无法抵抗岁月。”

    “虽然我可以让他们心灵永恒不灭,可漫长的岁月下,他们的确没腐朽,没扭曲,可却渐渐的心灵波动越来越弱,甚至逐渐没了情绪,连情感都越来越澹薄,逐渐接近一个死物。”

    许景明叹息。

    他历经无尽劫难成为终极,可依旧有做不到的事。

    他是可以改变家人们的思想、记忆、认知,可那样还是自己的家人吗?

    家人们的自我成长,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在和渺渺他们商谈后,他们同意再来一次人生,只是有一些是不能改的。”许景明笑了,比如丈夫、孩子都是不能变的,许景明自然轻易就定下。

    “我开辟了独立的时空,家人们的大量记忆全部封禁,记忆回到蓝星最早期,那时候,我们刚开始接触虚拟世界网。在渺渺的要求下,我也降下一个念头,陪家人们度过一个深渊纪。”许景明想着。

    “这个独立时空,其他所有生灵包括我,都是配角!我的家人们才是主角。”许景明看着。

    无数的生灵,包括院长他们,包括羽火君、娄业君等一个个第三境们,原本都已经死去,是许景明将他们复活!给了他们再一次生命。

    “正常的无尽时空,第三境们是经常跨越时空,他们聚会、贸易、战争,有各种各样的碰撞。”许景明想道,“而这片独立时空,我封禁了羽火君、克夜之主他们的部分记忆,让他们认为……跨越时空非常难,让他们潜意识从来没想过离开那一方时空。”

    这就是终极存在的能力,无声无息改变第三境的潜意识,除了醉翁,独立时空原本的34位第三境,从来没想过离开这一方时空。

    他们是有时空竞技场的记忆,可那都是过去的记忆。

    独立时空的时间线起点……

    是从蓝星接触虚拟世界网开始!

    那一刻,无数疆域无数生灵复活,众多第三境们复活!除了羽火君稍有感知,其他第三境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被复活的。

    “我陪家人们度过一个深渊纪,爷爷毕竟只是普通的第三境,所以仅仅沉睡十万年就恢复了清醒。”许景明想着。

    对他而言,一个深渊纪,就是一个小瞌睡。

    可对第三境而言,一个深渊纪的另一种人生,对自身影响就会很大,所以爷爷仅仅十万年后就恢复了清醒。

    “如果他们能够像爷爷一样,心灵能达到第三境层次,那该多好。”许景明暗叹,在现实时间线,他也是想尽办法。可所有家人当中只有爷爷是心灵达到第三境层次。

    只要心灵达到了,便是从伪第三境,成为真的第三境。

    许景明作为终极存在,培养家人,培养人类族群,至今一共也就培养出三位第三境。一个是爷爷,另外两位是人类族群的精英。

    可见即便是终极存在,培养出一个真正的第三境,都不是容易事。

    “那一方独立时空,随着时间流逝,第三境们逐渐成长,依旧可能发现不太对劲。”许景明微微一笑,所以他安排了弗亚大领主进行监管,排除一切不稳定因素,“这复活的34位第三境,还是羽火君最敏锐,早就察觉到自身好像死去过。”

    “羽火君,你之前连续两次冲击终极,都失败了,都是我复活的你!这次封禁你过去的记忆,希望你别再寻死了,就你的积累,根本没希望成终极的。”许景明摇头。

    作为终极存在,他很清楚走向终极的道路多么艰难,羽火君的积累,距离终极存在差太远了。

    他偏爱羽火君,是因为在他高维生命阶段,曾受羽火君的恩情。

    所以羽火君死一次,他复活一次。

    这次开辟独立时空,许景明又将羽火君复活送了进去,待得家人们这一次人生磨砺结束恢复所有记忆时,羽火君也会恢复记忆的。

    无尽时空,受到许景明偏爱的生灵很少,羽火君是其中之一。

    许景明看着那独立时空,一眼便看清之前一个深渊纪发生的所有事:“这一个深渊纪,曾有五位第三境存在跨时空旅行,无意中踏入了这片独立时空。但他们都意识到那是我领地的一部分,都吓得立即走了。”

    终极存在的领地,是以时间来划分的。

    从终极存在出生前一个深渊纪开始,往后一万个深渊纪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所有时空,都是归属于终极存在的领地!第三境存在禁止闯入。

    跨时空穿梭会有误差,无意闯入,也必须立即离开,可以免除惩罚。如果干扰到这些时间线的变化,更是要严惩。

    过去的时间线,是不能随便干扰的。

    干扰过去,是会影响到现实。

    ……

    坐在大殿之上的许景明看着下方,开口道:“这一个深渊纪,现实时间线可有什么重要事情?”

    现实时间线,是最重要的一条时间线。

    未来是虚幻的不确定的,可以无视。

    过去是既定的,更改非常麻烦,牵一发动全身。

    现实,却是正在发生的!也是四位终极存在最重视的。

    “禀界主。”红袍身影恭敬道,“现实时间线,深渊阵营的13922方势力,在多个时空发动进攻,母河阵营一方如今处于弱势。”

    “有我们暗中相助,母河阵营都处于弱势?”许景明轻轻摇头。

    四位终极存在,各有各的意志。

    元初星主,最为超然,他无视争斗,任由其他生命们厮杀,善、恶、混乱、秩序……他都不管,只是平静观察着整个无尽时空的现实时间线不断推进。

    深渊始祖则更信奉残酷争斗才能磨砺出强者,黑暗无法避免,光明同样存在,他的意志下,深渊渗透处处,深渊阵营四面出击。

    母祖却最是仁慈,怜悯众生,觉得没必要如此疯狂!众生若是能够和平生活,才是幸事。

    许景明的心界,是能感知众生的心灵和情绪的。众生是无数类生命组成,各有各的追求,有些生灵生来就喜欢战斗喜欢杀戮,强行要求他们和平,只会让他们憋狠了更扭曲更疯狂。所以最好的方法,得因势利导,秩序为主,众生遵循心灵,各行其道!

    所以他相对偏向于母祖,但又不完全赞同,仅仅在一定范围内帮助母河阵营。

    “界主,我们虽然暗中相助,可最近深渊阵营出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强者,他擅长统领军团,一次次获得胜利。”红袍身影解释道,“其实我们心界阵营也出了一个厉害强者,可我们不太适合冲在最前面,不适合插手太多。”

    许景明一听,便立即明白这两位是谁了,他的目光轻易就锁定了那两位强者。

    一个深渊阵营的强者,有着九条狰狞尾巴,实力强大,却又擅长带领大军作战。

    另一个是心界阵营,一位心剑一脉强者。

    “都未曾开辟自己道路,无望终极。”许景明一眼便确定了,一个是深渊道路,一个也是心界道路,都是前辈已经开辟的道路,不可能成终极的。

    “可以加大帮助力度。”许景明说道,“我不希望深渊阵营占优势。”

    “是,界主。”

    红袍身影、灰袍身影同时恭敬应道,他们也有些意气风发,终极存在一声令下,心界阵营肯定会加大力度。

    “科学一脉的进展如何?”许景明开口。

    下方灰袍身影立即恭敬道:“属下一直追踪科学一脉的详细进展信息,这一个深渊纪,科学一脉进展依旧处于停滞中。”

    许景明点点头。

    四位终极存在对于‘科学一脉’都很期待,因为这一脉是完全独立于四位终极存在派系之外的,而且这一脉对整个无尽时空的生灵也是有助力的,科学一脉若是突破,是有可能诞生出第五位终极的。

    “现实时间线的9位种子强者,有少许希望冲击终极。科学一脉若是能成,却应该有近乎100%的希望,但科学一脉越往后进步越难。无尽时空,有太多是科学无法解析的。”许景明想道。

    四位终极存在,都太寂寞了,他们很期待有新的同伴出现。

    只要有1%希望冲击终极的,四位终极存在就会关注,甚至愿意给予助力。

    科学一脉,更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只是现在看来……

    新的终极诞生,依旧遥遥无期。

    因为妻子黎渺渺在科学一脉进步,许景明对科学一脉关注度更加高。

    “界主。”灰袍身影又道,“还有半个深渊纪,心界最高议会就将召开,这次界主要出席吗?”

    “都没什么惊艳的小家伙,不去了。”许景明说道。

    忽然有两道身影到来,出现在红袍仆从、灰袍仆从身边,正是弗亚大领主、赤珏旅者。

    “界主。”弗亚大领主、赤珏旅者恭敬行礼。

    “辛苦你们了。”许景明微笑点头,在自己打瞌睡的时候,弗亚大领主负责监督独立时空一切进展,赤珏旅者曾经得到过深渊一脉终极传承,但他后来却投入到心界阵营,这次他也是扮演了许景明的一次对手。

    “这是我们的荣幸。”弗亚大领主、赤珏旅者谦逊说道。

    许景明点头,他第三境层次的时候,弗亚就已经是他的忠诚属下了,常常担负重任。

    “弗亚,最近深渊始祖是不是想办法吸引你投入到他麾下?”许景明微笑道。

    “是的。”弗亚点头,“赤珏旅者投入到界主麾下,深渊始祖自然要找回来。”

    “哈哈,你是跟我最早的追随者,如果能让你投入到他麾下,的确最能嘲讽我。哈哈……”许景明笑了,“深渊始祖的性子,一直喜欢斗啊。”

    赤珏旅者开口:“我并未受到诱惑,而是认同界主的意志,主动投入界主麾下。”

    “你可是他72位亲传弟子之一,以深渊始祖的性子,自然想赢回来。他的胜负欲太重了。”许景明自然弄清楚这位老对手。

    “你们都去忙自己的事,独立时空,你们无需再管了,退下吧。”许景明说道,他既然醒了,自然会亲自分出一丝念头盯着那片时空。

    “是。”弗亚大领主、赤珏旅者恭敬行礼,随即退去。

    许景明起身,无声无息便已经消失不见。

    灰袍、红袍两位仆从站在那,依旧耐心守候着,他们无尽岁月一直是为界主效劳,传达界主的命令。

    ……

    一座巨大的花园内,许景明来到了这里,看着从蓝星移植来的梅花、桃花等各种花花草草,这些花草植物在规则改变下,在这里也生长得很好,每一株花草早就蜕变得不亚于一颗真实宇宙,可在这座花园内,也仅仅只是一点装饰。

    “呼呼呼~~~”花园其中一处,有雪花飘,落在梅花之上。其他区域也有着各自天气,各自风景。

    许景明轻轻触摸着梅花。

    “现实时间线,一个惊艳的都没有。和他们比起来……我在独立时空的一个深渊纪,成长的才叫快。”许景明露出笑容,“这种突飞勐进的感觉,还真是痛快!”

    “虽然我降临一个念头,暂时封禁记忆,可终究是‘终极存在’的本质。修炼起来,根本没有瓶颈,彻底碾压了一切天才怪物。”许景明感慨。

    “为了不浪费一个深渊纪,我刻意引导自己走‘心灵兵器’一脉,还行,将《心劫枪百卷》从129卷提升到了132卷。”许景明毕竟是心界之主。

    他当初是以心界幻境道路为根基,所以即便封禁记忆,在独立时空内,心界幻境方面没什么资源都突飞勐进,都没任何瓶颈。

    如果不是靠终极传承!心灵兵器一脉,怕都赶不上心界幻境的提升速度。

    海量资源堆积,更有终极存在,再以赌约引导,方才彻底确定心灵兵器一脉。

    “也是,终极存在的本质,即便只是一个念头,成长都会很迅勐的。”许景明想着,“我在现实时间线的真实成长经历,可要艰难多了。”

    现实时间线……

    那一年,蓝星公开了虚拟世界!许景明和黎渺渺还在谈恋爱。

    许景明同样在虚拟世界迅速崛起,没多久,就超越了师父柳海!成为了蓝星第一武者!

    只是那时候,负责守护新晋文明的不是逖雅诺,而是宇宙人类联盟派出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他根本瞧不上这种弱小文明,对蓝星并没有特殊偏爱。

    蓝星各种讨好,他根本瞧不上,他也不会参与到蓝星的武者争锋当中。

    所以许景明那时候是遥遥领先,无可争议的蓝星第一!之后,许景明成了星空生命,开始真正踏入宇宙。

    新晋文明保护期一结束,黑月文明到来!

    现实时间线,没有逖雅诺帮助,许景明甚至都不知道神秘之地,他还在虚拟世界网中缓慢成长,努力赚钱。面对庞然大物‘黑月文明’,蓝星文明根本无法抵挡,只能任凭宰割。

    蓝星文明,被敲骨吸髓,彻底成为黑月文明的附属文明,蓝星人类日子都颇为凄惨,许景明作为星空生命,毕竟是宇宙公民,受宇宙人类联盟法规保护,日子才算好点。

    “当初没有任何背景,更有黑月文明的压榨,那日子是真难。”许景明清晰记得那段日子,“幸好有渺渺一直在帮我,有爷爷指引我们走过最艰难的路。”

    刚刚踏入宇宙那段日子,许景明倒是有些天赋,他在虚拟世界网给别人当过保镖,当过老师,当过陪练,干过很多工作。

    爷爷则是开了一家经纪公司,员工是蓝星的几名宇宙公民,许景明是其中之一。爷爷周旋各方,帮许景明接一些业务,也帮许景明进行职业规划,论手腕,爷爷的确比许景明、黎渺渺高多了,一个蓝星文明的商人在黑月文明也混得风生水起。

    黎渺渺当时也在宇宙虚拟网进行直播,经常直播许景明的一些战斗,爷爷则是教他们怎么做直播,帮忙引流,扩大知名度,经过漫长时间积累,以及许景明实力变强,总算有了些名气。

    他在七阶星空生命时,有幸被招进了一支职业战队,这支战队背后的老板就是逖雅诺!只是那时候,逖雅诺有多个战队,许景明进的这支战队仅仅是打低级联赛的,根本没资格见到逖雅诺。

    许景明的实力变强,也逐渐遭到黑月文明针对!黑月文明,在彻底‘消化’蓝星文明之前,是不愿蓝星文明出一个真正的强者的。

    那段日子,爷爷长袖善舞,周旋于黑月文明一些家族之间,想尽办法给许景明争取到喘息之机。

    可随着许景明突破到八阶,黑月文明确定了许景明的潜力,再也没有转圜余地。黑月文明高层会议决定,彻底解决掉许景明,断绝蓝星文明的希望。

    按照黑月文明计划,是需要至少上万年,才能彻底消化蓝星文明。让蓝星文明的人类彻底忘记蓝星文明,成为黑月文明的一份子。

    在最危险时刻,是逖雅诺出面!逖雅诺之前没和许景明打过交道,仅仅因为许景明成为八阶星空生命后,成为核心战队成员,逖雅诺观看过比赛,比较欣赏许景明。

    在他的智囊团,将许景明信息送到逖雅诺面前,逖雅诺知道了许景明所遭遇的情况,便给黑月文明传了话。

    他一句话!改变了许景明的命运。

    宇宙传说‘赤蒙’的独生子,他一句话,原本让许景明、爷爷、黎渺渺他们都快绝望的局面彻底扭转。

    许景明当时和逖雅诺没什么交往,彼此身份差距太大,可他内心深处是非常感激对方的。

    度过这一危机后,爷爷、父母、妻子黎渺渺、女儿许黎星等一个个很快就到了寿命大限,接连死去,他们都是普通的星空生命,只有三千年的寿命。

    这三千年,是许景明弱小的三千年,爷爷一直辛辛苦苦为许景明铺路,帮他解决了很多麻烦。黎渺渺也出谋划策,帮许景明出名,成功加入职业战队。一家人齐心合力才走到这一步。

    若无爷爷,许景明估计在七阶的时候,就被黑月文明给抹杀掉了。

    许景明当时看着家人们老去死去,却无能为力。

    延寿?外力成源生命?他当时一个八阶星空生命,根本做不到。

    许景明知道神秘世界的时候,已经3600多岁了,他毫不犹豫便参加了。

    在参加者当中他算是年龄很大了,不过他的积累很深厚,很顺利就抵达神秘之地的第七颗星球,并且参悟‘元初星’异象感悟极深。虽然年龄很大,但元初研究院依旧招募了他!

    被招募后,按照规矩,他依旧得隐藏身份。

    他依旧在逖雅诺麾下的战队当中,只是他实力进步越来越快,也带领战队取得越来越强成绩。这也让逖雅诺很是兴奋,和许景明关系才真正走近。

    逖雅诺毕竟培养队伍时间太短,进行跨宇宙域的最高赛事的时候,许景明虽然个体很强,可队友普遍逊色,最终屈居第二。可逖雅诺依旧很满意了,当时开心得像个傻子。

    就在那一战后,许景明突破,成为源生命。

    那一年,他5537岁,自此,整个蓝星文明命运彻底被改变。

    成源生命后,许景明并没有得到院长的偏爱,院长甚至都没注意到他。毕竟5000多岁才突破成为源生命,只是很普通的一员!

    成为源生命后,才真正进入当时宇宙人类联盟高层圈子,只是在其中,许景明依旧很低调很普通。

    6000多岁时,成为十阶源生命,才真正惊动各方,许景明正式成为吴钩星盟的一方霸主,蓝星文明才开始了高速扩张。

    独立时空的许景明太妖孽,各方都有意交好。可在现实时间线,许景明成了十阶源生命,也是人类族群庞大的十阶源生命群体的普通一员,彼此依旧需要争夺资源。

    各方势力团体,明争暗斗,背后捅刀子,势力争斗要残酷得多。

    能够真正超脱,不需要掺和势力争夺的极少。显然现实时间线的许景明,当初无法避免这些。

    8000多岁时,许景明成了宇宙传说,彻底惊呆各方势力。

    这个3600多岁才得以通过神秘之地加入元初研究院的外围成员,在得到元初研究院的资源后,真正一飞冲天,8000多岁成宇宙传说,比赤蒙还要更快。

    刚满10000岁时,许景明便突破成为高维生命!彻底惊艳整个人类族群,他比赤蒙更快的成为高维生命。在现实时间线,没有附属宇宙的宇宙果实相助,赤蒙晚了两万年才成高维生命,也比许景明慢上许多。

    成为高维生命后,许景明亲手复活了家人们,女儿许黎星也是复活后,偶然认识了性情孤僻的源生命孟天,二人逐渐走近,最终成婚,有了许方瑾、许碧云两个孩子。

    ……

    “对我而言,从低维生命走到高维生命,不算难。”许景明摘下一朵梅花,他喜欢大雪纷飞下的梅花,“高维生命之后的日子,才真正艰难。”

    成高维生命后,刚开始很平静很顺利,许景明的确天资极高,很顺利就成了永恒境,有机缘也有天赋,他竟将自己练成心火之躯,这是元初星一脉特别的流派——心火流派。

    自身化作一朵心火,可遁入元初星极深处。

    元初星,照耀无尽时空无尽疆域,通过元初星深处遁行,其实也可以前往其他疆域。

    论遁行速度丝毫不亚于通过深渊赶路,或者心界传送赶路。但遁行元初星难度太高,元初星本身毁灭性太强,许景明化作心火却可做到。

    如此平静日子过了百余万年。

    后来院长、塔主、岛主在一次联手探寻险地的过程中,遇到了大危险,因果牵连,他们三个竟然彻底丢了性命。高维生命探险丢性命很正常,可长期彼此联手的院长他们三位同时死去,对人类族群打击太大了。

    人类族群的高维生命,瞬间只剩下许景明和赤蒙两人。

    许景明这个永恒境,带着赤蒙这个初生境,艰难护持人类族群,处处小心翼翼。

    可是没多久,人类族群的老邻居——虚空神族的最强者‘古漠’竟然惹了大敌,被敌彻底斩杀所有分身,虚空神族都因此覆灭,让当时的许景明、赤蒙都目瞪口呆。

    他们愈加心颤,世事无常,弱小的人类族群还在,虚空神族反而先一步覆灭了。

    之后的日子,许景明、赤蒙在逐渐成长,赤蒙也终于成了永恒境。

    成长过程中,许景明误入过‘二维城市’,在那座诡异的二维城市内,很多高维生命死在那,许景明凭借着卓绝的兵器技巧侥幸活下来,二维城市内的战斗方式也的确奇特。

    许景明也被抓进过炮灰军团,那是跨时空作战的大型军团抓一些炮灰,他是其中之一,在那过程中他认识了流蟒星,他们俩都是炮灰,彼此生死与共,后来流蟒星死了,他侥幸活了下来。

    这一份生死与共的情谊,让许景明自然会帮助流蟒星。这一次开辟独立时空,早死去的流蟒星一家又被许景明扔进去了。

    许景明也去当过探索者,赚取贡献,好换取传承。那时候每一份资源都要用命去拼,为了一份第三境传承,他当探索者五千万年,九死一生。

    他各处漂泊,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很多敌人。

    他去过很多险地,也卷进战争。

    最让许景明惊喜的是,他来到了羽火城!羽火君竟然将珍贵的传承,公开传授,只需要付出一点代价即可。当时许景明激动地都要流泪了!

    在那里,许景明获得了多门传承,真正为自己的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石。

    “现实时间线,阵营碰撞,跨时空大战,即便是半步第三境,不小心也会卷进去。”许景明遥想当初,现实时间线在深渊始祖的影响下可要残酷多了。

    自己就是这么跌跌撞撞,成了半步第三境无敌。

    能活到这时候,有实力,也有运气。

    成为半步第三境无敌后的某一天,毫无征兆,自己就被抓走了,自己来到了时空竞技场。

    这里是第三境们的游戏,他们各自派遣自己的队伍去竞争。对他们是游戏,可对于许景明……却是要拼命的。

    战队内有上千名成员,最终能登场的屈指可数,许景明当时很拼命,历经艰辛,他最终率领战队获得第13名,这个名次已经很优秀了。

    在未来,醉翁的队伍的确是连续夺得过多次冠军。一方面醉翁善于调教队伍,让队伍发挥更强实力,另一方面因为他的孙子是终极存在!许景明稍微帮忙,醉翁就能从无尽时空找到最优秀的一些队员。

    许景明当时靠自身,靠着普通的队友,杀到第13名,已经很杰出了。那位第三境存在也很满意,甚至赐下奖励,邀请他参加下一届时空竞技场大赛,下一届也就是十个深渊纪后。

    面对第三境的邀请,许景明不敢拒绝,只能乖乖答应。

    十个深渊纪,许景明从来不敢松懈,利用第三境培养战队的资源,他不断强大自己。

    新一届大赛,积累更深的许景明,率队经历一场场大赛,在决赛时刻击败对手之时,他竟然顿悟突破了,跨入到了第三境。

    让当时观看赛事的众多第三境们很是惊讶。

    许景明自己也觉得很有趣,成源生命,是在大赛过后。

    成第三境,更是在时空竞技场的大赛中。自己耗费18个深渊纪才成为第三境,其中足足有12个深渊纪是在时空竞技场,当时许景明也戏称自己是职业选手。

    成为第三境后,刚开始是美滋滋的,言出法随,改变规则,家人们全都复活,人类命运蜕变。

    许景明也是跨时空旅行,参加各处聚会,结交朋友,甚至也掺和到阵营之战中。他是主动站在母河阵营这边,也曾立下诸多功劳。

    他也曾看过一位位第三境冲击终极,彻底死去。

    他也有幸见过终极存在,得到奖励。

    可后来,家人们逐渐心灵腐朽,许景明却无能为力。幸运的是,家人当中‘爷爷’的心灵意志非凡,在得到许景明的资源助力下,爷爷当时心灵意志已经媲美半步第三境了。

    “景明,让他们沉睡吧。”爷爷当时劝说。

    许景明选择了让家人们沉睡,甚至令他们的时间流速近乎停滞。

    之后,许景明更加疯狂投入到自身道路中。

    他在低维生命时,学是元初星一脉。高维生命时,得到机缘,学了元初星一脉当中非常特殊的‘心火’流派。

    之后漂泊流浪各地,许景明从‘心火流派’逐渐延伸到‘心灵幻境’流派,在这基础上,他搜集了幻境类的诸多传承。特别是羽火君那,换了好些传承。

    以诸多传承为辅助,许景明在‘心灵幻境’一脉积累越加深。

    十余个深渊纪,时空竞技场和大量的强者交锋,一次次以心灵幻境对敌,让许景明有了太多积累,积累浑厚到极限后,终于突破,从半步第三境无敌跨入到‘第三境’。

    当时也没谁在意‘心灵幻境一脉’,因为心灵幻境本来就比较常见。

    成第三境后,幻境构造已经堪称一座庞大真实的世界。

    “肉身和心灵,是生灵的两大根本。”

    “若是我的心灵幻境,能够承载无数心灵的喜怒哀乐,各种欲望,又会是什么样?”当时许景明的幻境开始蜕变,毕竟达到第三境,已是幻境的极限。

    许景明在这一极限上,开始演变。

    他的幻境世界,欲要承载一切生灵的欲望、情感、罪孽、意识……

    在一条陌生的道路,许景明越走越远。

    他所在之处,无尽广袤的心界映照,自然笼罩无数生灵的心灵意识,他们的欲望、情感都在心界内显现。

    “此时不该叫幻境,而是心灵的世界,谓之……心界!”

    这就是许景明探索心界的起始。

    在家人们心灵腐朽扭曲后,许景明更是继续探索。

    为了试验‘心界’,他这一次非常主动,成为母河阵营的一方统帅!他冲锋陷阵,杀在最前方。和深渊阵营的一方方强者交锋着。

    一次次跨时空的军团作战,许景明的‘心界’展露出越来越强的实力。

    许景明在搜集无数生灵的情感、欲望等波动时,也不断完善着心界。

    他也成立了数个团体,和大量强者们交流经验。

    甚至他分化一个个化身,去不同族群,经历不同的旅程。各种各样高维生命的经历,他开始一一去经历。

    ……

    他以各种方式,完善自身的心界。

    终于在无尽漫长岁月后,许景明觉得心界一脉,他已经进无可进,于是,他和很多第三境一样,选择了最后一步——冲击终极。

    那一天,多位好友旁观,爷爷也在一旁担忧观看着!好友们很多都承诺,会帮忙照顾人类族群,但没有劝许景明放弃的。

    因为谁都知道,第三境一旦决定冲击终极,劝也没用。

    终于,许景明燃烧了自身,燃烧了自己的一切,无尽能量返还给无尽时空。

    在死去的那一刹那,彻底融入无尽时空的那一刹那!许景明感知到了所有平行时空。

    先死而后生,就是为了感知所有平行时空。

    平行时空太多了,第三境平常只能感受自身所在时空,其他时空都很模湖。唯有以生命为代价,生命回归时空之时,才有一刹那的感知所有时空。

    感知到平行时空的一刹那,许景明福至心灵,便将自己参悟漫长岁月的心界规则,烙印到无尽时空运转的规则中。之后,意识便陷入了黑暗。

    后来,许景明醒了。

    先死而后生,成功,方才是终极。

    心界规则,对无尽时空运转有着益处助力,很自然就完美融入。自此,许景明的规则,也成了无尽时空根本规则的一部分。

    自身的规则,能成为无尽时空规则的一部分,自己也就成了无尽时空的根基。

    “四大终极存在,也是无尽时空的其中四大根基,四条支柱。我们的存在,可以令无尽时空更完善,更稳定,更强大。”许景明很清楚这点。

    每多一位终极存在,无尽时空就更稳定更强大,修行体系更完善。

    “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并且得契合无尽时空的运转,还得足够强大完善,足以成为无尽时空的根基,的确很难。”许景明虽然是终极存在,依旧觉得这条道路太艰难,他在冲击终极之前,他也不清楚是否完全契合,自己的积累是否足够。

    但他没法在进步了,所以踏出了那一步。

    就像大量第三境们跨出那一步,如果烙印规则失败,那就是真的死去。

    烙印成功,才能借助自身规则复活。

    “这条路,无数生灵在走,成功的只有四位,我是其中之一。”许景明在成功后,自然收敛了自身的信息,外界根本不清楚心界之主到底是谁,有什么经历,来自什么族群。

    除非许景明允许,否则终极存在以下,不会得到他的任何情报。

    ……

    许景明忽然有所觉,看向一侧,只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园子里,正是笑眯眯的醉翁。

    “爷爷。”许景明微笑说道。

    心界之主的信息,知道者极少。知道醉翁和心界之主真正关系的,知道人类族群和心界之主关系的,自然也非常少。

    “这一个深渊纪怎么样?”醉翁笑道,“我可是一直小心翼翼,唯恐惊醒你,那就坏了你的安排了。”

    许景明定下的,一个深渊纪后,赌约之战后苏醒。弗亚大领主、醉翁自然都得维持这一点。

    所以其他家人都很紧张赌约,可醉翁一点都不紧张。自家大孙子可是终极存在,开辟一方时空,复活不可计数的生灵都轻轻松松。

    “还行,心灵兵器一脉稍有些进步。”许景明摇头,“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渺渺他们。”

    许老爷子点头:“你的赌约安排还挺好,赌约的威胁下,这一个深渊纪他们一个个都很用心,对许家族群管理也非常严格。许家族群倒是比现实时间线进步不少。”

    许景明并不太在意许家族群,对家人他比较用心,至于隔了很多代的族人,他并无多少感情。

    “嗯,赌约威胁下,他们不愿让我有丝毫分心。让我惊喜的是,渺渺一个深渊纪,能在科学一脉达到永恒境巅峰。”许景明露出笑容,“如果这一次独立时空,渺渺能够达到半步第三境,我就非常满意了。”

    “能有几个半步第三境,那就好了。”许老爷子也期待。

    许景明说道:“如果这一方案比较好,以后可以再次进行。开始第二次、第三次……一次又一次不同成长的人生,让他们心灵能够成长到足够的高度。”

    “接下来怎么做?”许老爷子问道。

    “不急。”许景明说道,“先让他们认为……赌约之战在持续,持续个千万年。赌约之战的持续,对他们也是心灵的煎熬。让他们煎熬千万年吧。”

    许老爷子笑了:“好,听你的。赌约之战之后呢?”

    “根据他们到时候他们的情况,再决定我赌约之战是成功,还是失败,还是被终极存在拉着当壮丁了。”许景明笑道,“总之,一切是为了他们的成长。”

    许老爷子点头。

    “未来,我也会给他们安排危险,有时候就需要爷爷你出面了。”许景明说道,“你不管和我的关系,还是明面上和我爷爷的关系,都有理由插手。”

    “我懂,让他们经历磨练,还得确保他们活着。”许老爷子说道。

    “他们若是死了也没事,你可以帮忙复活他们,有时候,恰到好处的死亡也是一种磨练。”许景明说道。

    许老爷子笑着点头。

    他们俩遥遥看向那座独立时空,未来的一切安排,都是为了培养家人们。

    ……

    独立时空,许景明的领地,老宅内。

    黎渺渺、许黎星、许老爷子、孟天、许父许母、黎辰安夫妇、许方瑾夫妇、许碧云夫妇等一个个,甚至像院长、塔主、岛主、赤蒙等人类族群核心高层,都来到这,都紧张等待着。

    “领地还是完好的,吴明还没输。”院长说道。

    “已经过去三年了,还没分出胜负。”许父满心担忧,“看来他们俩实力相差非常小,争斗非常激烈。”

    “这种情况下,谁赢都有可能。就看谁能关键时刻先突破。”塔主说道。

    黎渺渺、许黎星她们都没心情说话。

    每一刻都很煎熬,持续了三年时间,即便是高维生命,她们也从来没持续紧张如此之久。

    “你们都散了吧。”醉翁走了过来。

    “醉翁前辈。”在场个个起身恭敬无比,许老爷子也起身。

    “这么长时间没结束,这场战斗谁也不知道多久,又不知道交战时空和这里时空的流速的区别,百万年,千万年都有可能。”醉翁说道,“你们也得做好准备,他们俩估计实力相当,谁都可能输。吴明也可能输掉。那样的话……以后,你们就要靠自己了。”

    “我们明白。”黎渺渺他们都聆听醉翁的教诲,第三境存在的话,他们自然得牢牢记下。

    “你们赶紧散吧,聚集在这没有意义。许小友,我先走了,你随时可以去我那。”醉翁说道。

    “好的,醉翁前辈。”许老爷子说道。

    醉翁点点头,转身离去,消失不见。

    院长见状感慨道:“醉翁和吴明看来关系极好,其他第三境都离开了,他却在我们这守了足足三年。”

    “我们也散吧,我们聚集在这,根本帮不到吴明。”塔主说道,随即他们一个个离去。

    家人们也开始散去,去各自住处。

    “妈。”许黎星在母亲黎渺渺身边,眼中有着担忧,“爸,他真的会输吗?”

    “不知道。”

    黎渺渺平静道,“你爸庇护了我们很久,以后,我们得习惯,靠自己。”

    许黎星点点头:“我懂,可我真的很担心。”

    “那你就好好修炼,你变强了,你爸回来,也会很开心的。”黎渺渺看着远处虚空。

    (全书终)

    这本小说写完了。

    番茄曾满怀期待,想要好好写一些蓝星的兵器战斗,好好写一些宇宙中生存的艰难,人类族群内的势力争斗,写一些文明竞争的残酷。但后来都减少了笔墨,终究还是笔力不够。

    整个小说,如果真的从低维生命一步步成长到终极存在,实在太难。所以设想中,就是在最后一刻揭示主角的身份,其实前期也在各种暗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外。

    嗯,这本小说完结后,番茄会休息很长一段时间,好好给自己充充电吧。

    小说完结的最后,感谢所有读者的支持,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