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中文网 > 藏珠 > 第196章 柳昭仪

第196章 柳昭仪

女仆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藏珠最新章节!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柳熙儿面露绝望,喊道:“你明明瞧见了!我方才往这边看,扫到了你的衣角,为什么要说没有?你……”

    徐吟微微昂起下巴,不悦道:“柳小姐也说只看到了衣角,竹林这么茂密,我能看到多少?而且还有两位郡主在,我的注意力当然放在她们身上,谁留心你在后面干了什么?”

    众人听了,不由点了点头。

    从这边看过去,视野有限。再加上当时在吵闹,姑娘们推推攘攘的,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当你的视线里有一群人的时候,谁动作大,注意力就在谁的身上。

    而且,徐吟这话说的也技巧,讲的是“没看见”,可配上她的神态语气,效果就跟“看见你干了”一样。

    谁留心你在后面干了什么?是不是没干好事啊?

    静华郡主当下喊起来:“就是你!你跟我去见先生!我的画就是你弄坏了!”

    柳熙儿再顾不上这边,被她拉起来,跌跌撞撞地拖着走,一边走一边哀求:“郡主,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

    “静华……”太子喊了一声,没叫住堂妹,眼睁睁看着她拉着柳熙儿走远了。

    剩下的少女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记挂着小姐妹,有的想看笑话,便匆匆施了一礼,跟在她们身后追过去了。

    闹剧就这么了结,太子挠了挠头。

    他的本事还没施展呢,怎么一个个这么急?

    长宁公主跟兄长打了声招呼,拉着徐吟也跑了。

    于是,想跟徐三小姐正式认识一下的太子,只能看着她们的背影,无力地“哎”了一声……

    算了,在一处读书,总会认识的。

    太子这样想着,领着伴读们往书斋走去。

    长宁公主一边走,一边跟徐吟说话:“静华和佳仪互相看不顺眼,经常吵吵闹闹的,你千万别掺和,不然就跟那个柳熙儿一样,被连累倒了大霉。我自然可以护着你,可我总有不在的时候,到时候吃了亏也来不及。”

    徐吟点头称是:“我跟她们自然处着就是,不疏远也不亲近。”

    说完,她状似好奇地问了一句:“那个柳熙儿,经常被欺负吗?”

    长宁公主一脸嫌弃:“她就是没眼色,想巴结静华和佳仪,又一个都不想得罪。还整天装得可怜巴巴的,我都瞧不上。”

    那日子还真是难过,三个主子,她一个也讨不了好,还得罪了其中两个。

    不过,不应该啊!

    前世她和姐姐进京的时候,今天看到的这些郡主小姐,一个都不见了踪影,柳熙儿却好端端活到了那个时候,而且还十分风光,成了新帝的昭仪。

    姐姐刚进宫的时候,可没少在这位柳昭仪手底下吃苦头。她惯常是个笑面虎,面上温柔端庄,内里蛇蝎心肠,而且诡计百出。

    那样一个人,怎么会是长宁公主口中没眼色的柳小姐呢?

    徐吟这样想着,给小桑递了个眼色。

    小桑顺着她的视线,看到引路的小内侍,点了点头。

    书斋到了,长宁公主领着徐吟入座,小满跟进去伺候笔墨。小桑转过身,对小内侍轻轻一笑:“公公,多谢你带路。”

    小内侍忙道:“份内之事,不敢当谢。”

    小桑却很坚持,瞅着周围没人,递过去一个荷包:“以后还要劳烦公公。”

    小内侍不敢收,让小桑强行塞进袖子,末了听她意味深长地说:“公公刚才没看到什么,对吧?”

    小内侍心口一跳,抬头看了她一眼,强笑道:“咱家方才专心带路,什么也没瞧见。”

    小桑含笑点头,说道:“公公且去休息一会儿,下课还早呢!”

    “……是。”

    小桑淡定地转身回书斋,在小内侍看不到的角度,激动地比了个手势。

    她表现得挺老练的吧?没给小姐拖后腿吧?

    书斋里,一行屏风将两边隔开,长宁公主拉着徐吟到右边:“你坐我旁边吧!”然后吩咐内侍搬桌椅来。

    公主自然坐第一排的位置,后头便是两位郡主。这一安排,徐吟坐得比郡主还要靠前了。

    徐吟当然不会不识趣地推托,她现在的靠山是公主,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这边坐好,太子一行人进来了,然后两位郡主回来,书斋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乱哄哄的,吵得很。

    两位郡主发现徐吟坐在公主边上,都露出惊异之色,纷纷过来招呼。

    “长宁,你今天来得可早,这位是……”

    “这是徐三小姐,父皇封了她永嘉县君,你们叫她阿吟就是。”长宁公主说着,向徐吟介绍,“这是静华,这是佳仪,方才你见过了。”

    徐吟向两位郡主一笑,低身施礼:“静华郡主,佳仪郡主。”

    “原来你就是徐三小姐啊!”佳仪郡主上上下下打量她,目光有些难辨,“我听说你很厉害,那个谋夺大凉王位的吴子敬都让你杀了,怎么还来这里上学?你这么有本事,这些功课对你来说很简单吧?”

    徐吟仿佛看不出她的微妙态度,笑着摆手:“佳仪郡主过奖了,我只是胆子大,打小学了些拳脚,没什么本事。陛下就是嫌我粗鲁,这才叫我过来认几个字。”

    静华郡主倒是很友善,刚才自己指认柳熙儿,别管真的假的,让人驳回来多少有点下面子,徐吟那般识趣,让她很有好感,于是出来帮着说话。

    “就是说,杀人用的是武力,跟读书有什么关系?太子那边,还有个燕二公子呢,他奔袭千里斩下敌首,还封了侯的,不是也来读书了?”

    这话还真是驳不了,佳仪郡主白了表姐一眼,说道:“我就问问,你要不要这么着急?”

    说着,气呼呼地回自己的位置了。

    静华郡主做了个鬼脸,也回去坐好。

    徐吟扫了一眼,轻声说:“怎么柳小姐没回来?”

    “她在罚站呢!”佳仪郡主目光瞥过来,“谁叫没有证人呢?她百口莫辩,只能是背这个锅。”

    徐吟“哦”了一声:“那还真是挺可怜的。”

    “你……”佳仪郡主想说,你既然觉得她可怜,怎么不帮她作证?可夫子已经进来了,只能收住话头,先憋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