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中文网 > 带条神龙游异界 > 第5章 狂牛开天拳

第5章 狂牛开天拳

女仆中文网 www.npzw.com,最快更新带条神龙游异界最新章节!

    “特么的!给老子起啊!”

    轰,牛宸又被压成了一层肉皮。

    “啊!老子就不相信连第一层训练都过不了!”

    轰,牛宸再次被压扁!

    “呜、呜、呜……!放我出去,我不玩了!呜……”

    ……也不知被压扁多少次了,牛宸感觉自己的精神要崩溃了!

    “生命的进化就是不断的突破!拿出你的勇气来,只有不断的冲击你才可能战胜自我!给我用力啊!”敖辰的吼叫唤醒了牛宸的斗志。

    不能失败,决不能老被人压扁!

    ……

    “给我起啊!哈哈哈!!!”

    牛宸仰天大笑,经过不断的挣扎终于战胜了自己,再次站在了地面之上!

    “训练一完成。训练二开始,请击倒你眼前的对手。”

    一个顶着一双牛角,皮肤金光闪闪的巨型壮汉出现在了牛宸的身前。

    远古力之神兽金牛的人形法像!

    他是如此的凶神恶煞,一个凶狠的眼神就吓得牛宸的小心肝扑扑直跳!

    “隔山打牛!”

    金牛法像一声腔大喝,然后朝着牛宸冲了过来。

    ‘隔山打牛’狂牛开天拳的起手战技。这一战技牛宸也不知道炼了多少遍了。

    狂牛开天拳是金牛家族的套传承战技,每一个家族成员从学会走路开始到闭眼死去的那一天都在不停的炼习这套拳法。

    它也是一套成长性战技,对应着修炼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着新的变化。领悟越深威力越大,最后配合金牛意志那就是最适合金牛家族的天阶上品战技!

    ……

    嘿嘿,这训练还真的很人性!居然提前报出要使用的招式。

    牛宸喜滋滋的想着,出拳‘隔山打牛’对‘隔山打牛’。

    啪!

    一股暗劲传来,牛宸的身体像爆米花一样彻底的炸了开来!

    感觉就像在自己的身体内部装了一个炸药包,先是骨头震成粉碎,接着筋骨分离、筋肉分离、皮肉分离,然后五脏六腑全部震成粉碎然后像烟花一样彻底的爆炸!

    “‘隔山打牛’一拳七伤!以巧震成势,伤骨、错筋、分皮肉、裂肝、震肺、破心、爆脑!”

    尼玛的!这不父亲说的宗师之境才能达到的入微吗?这要我一个菜鸟如何使得出来呢?

    死亡、复活,再来一拳又爆了!

    牛宸东躲西藏的拨腿就跑,但是金牛的每一拳总是能砸在牛宸的身体之上。

    “臭小子,不要害怕!这一关是考验你的悟性!不要跑也不要躲,静静的感受对方的力道以及力道上的变化!”敖辰提醒说。

    “你妹的!不跑不躲,等着他一拳把我打爆啊!”

    “你躲的了么?难道你想今天被他爆十二个时辰,明天又被他爆十二个时辰,然后每天被他爆十二个时辰?”

    “尼玛的!明天还要继续?”

    “当然!这个训练中途绝不停止。你敢不进来就要接受万虫蚀心的痛苦,那滋味绝对比训练要可怕万倍!”

    “我叉你个叉叉叉!老子把这个该死的戒指给丢喽!”

    “哪怕你把自己的头砍了,灵魂也会被拉进来接着训练!”

    “老天啊,劈死这条无良的龙吧!你特么的这是在玩我啊!”

    “喂、喂、喂,这可是你自己要破除外面这层伪装的。是谁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列些的!”

    “尼玛!别跟我说话,我现在想死!”

    牛宸坐在地上,静静的等着‘隔山打牛’来将自己打爆!

    爆呀爆呀爆的,不知不觉中牛宸感觉出了一拳七伤的决窍,可是训练时间却过去了,牛宸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特么的!好渴、好饿、好虚弱啊!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被一万个熟女给轮了!

    一醒来,牛宸就感觉自己大汗淋漓的,躺在马车里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吴伯!现在是几号啊!”

    牛宸感觉自己在戒指里面过了百年那么漫长,回来第一句话就是想知道自己到底过了多久。

    “今天是神武历9965年十一月十五号啊,少爷。我们的极光龙马很快的,仅一个时辰就跑出了三千里开外了。”

    才出来一个时辰啊,这么说进入金牛戒还不过十二分钟!

    “那是当然了!金牛戒毕竟是一件真神器,控制时间流速那还不是轻而易举。”敖辰的声音从牛宸脑海里响起。

    牛宸发怒了,说:“你怎么偷看我的思想?”

    “谁偷看啦,你的灵魂等级这么低,都不用看,自然从心底冒出来了!”

    “少爷,什么事啊!”

    外面的吴伯还以为牛宸在跟他说话。

    “哦,给我弄点水和粮食来!”

    “好的!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再怎么嗨,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

    吴伯钻进牛宸所在的车厢里,发现牛宸脸色惨白、大汗淋漓的,再加上前面听到的啊啊叫声,还以为牛宸刚才正在跟自己的五姑娘约会呢!

    “没事了,你出去吧!”牛宸大冏。

    “哇哈哈!!!”牛宸的脑海里传来了敖辰疯狂的大笑声。

    “笑你妹啊!”牛宸小声的回应着。

    “撸男呐,”

    “你才是撸男!你全家都是撸男!”

    “说正经的。有个天大的好处给你,你要不要!”

    “什么好处?”

    “你现在可以用三生鼎来提炼食物里面的能量。”

    “这个鼎还有这个用处?”

    “那是当然啦!鼎食,是鼎最基本的用处。要不然你以为古时候的贵族们为什么那么喜欢鼎食!”

    还有这好处,牛宸一听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嘿嘿!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该怎么做呢?”

    “准备些高等级的妖兽、烈阳果、黑血藤、提神草……”

    一条小白蛇突然从牛宸的耳朵里钻了出来,给牛宸列出了一大窜的药材和食材。这些药材都是牛宸平时修炼时使用过的,金牛戒里面就有,分分钟准备好了。

    牛宸斯侍的问:“然后呢?”

    “等我一口把它们吞下,再把它拉出来你就可以吃了!”敖辰说着就准备一口吞了眼前那一大堆的食材和药材!

    “吞你妹啊!你才会吃别人拉出来的东西呢!”牛宸死死的抓住敖辰的蛇头,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赶快给我变回鼎去,特么的,你当我是傻子呀!”

    牛宸敲打着敖辰的蛇头,逼得它重新变回三生鼎,然后将食材和药材一一放入鼎中。

    “七七四十九分钟后,你就能吃到自己的第一次鼎食了!”天生鼎上突然又变化出了一张脸,敖辰嘀咕着说:“叉!搞得这么麻烦。还不是让我吃进去还后拉出来!”

    “鼎食?真的好期侍呀!”

    牛宸强忍着不理会敖辰的猥琐言语,盯着手上的三生鼎期侍着它接下来的变化!

    嗡的一声三生鼎自已漂浮着旋转起来,鼎身变得通红通红的飘出一缕缕肉香。

    有器魂的法定就是好啊,一个命令就自行动作了!

    四十九分钟后,牛宸手上出现了一个鸡腿。

    “我的肉呢?我的药呢?我可是往里面放了一只三百多斤重的四阶六级妖兽三眼火凰鸡的,怎么就剩下一个鸡腿了!”

    有这种贪婪而小气的龙做器魂那绝对是人生的一种悲哀,一只鸡居然被克扣得剩下一只鸡腿了!

    “咳、咳!浓缩的就是精华吗!整只三眼火凰鸡和全部药物的营养都浓缩到了这只鸡腿上去了。你看这只鸡腿的色泽……”

    敖辰小心的解释着。太久没有尝过食物的味道了,没想到一不小心就干掉了三百斤重的鸡肉。

    牛宸满脸的不相信,好在这只鸡腿够大也不至于让自己饿肚子。

    “下次想吃,等做好了,拿出来后我们一起吃!这么猴急的我还会让你饿肚子不成。”牛宸说。

    好香啊,一口咬下去一股热流就在身体里面乱窜。

    “快点吃!吃完了立即打坐修炼。”

    按照敖辰的意思,牛宸吃完鸡腿后立即拿着一块灵晶盘膝打坐。

    牛宸现在的等级是武者学徒,主要修炼自己的血液。

    吸收食物上的精华以及灵晶或者空气中的灵气汇入血液,再通过各种拳法以及打坐修炼用血液里的能量强化身体。等血液中的能量足够强大,身体足够的强大就可能产生气感觉醒自己的神种,炼出自己的气劲成为神武者。

    武童的等级分为七级,血液颜色依次变成,红、橙、黄、绿、青、蓝、紫。

    牛宸的前身牛二楞子除了有点楞之外还是一个真正的武痴,早就把自己的血液修炼成了深紫色,身体力量也达到了三千斤的武童极限。

    如果不是金牛道种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极高,他早就是一个神武者了!

    一只鸡腿下去,牛宸的血液都紫得发亮了。身体筋肉发出了绷绷的弓鸣声。

    紫光透亮、弓鸣如雷,牛宸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者学徒的极限了!

    一股股的热气不断的往小腹丹田里汇聚,一头金牛虚影正在慢慢的产生,神种马上就要觉醒了。

    “打散!立即给我打散!气机反压,收腹、提腚,放!”

    敖辰大叫着让牛宸立刻放弃晋升神武者的机会,牛宸也只好选择相信他依然照做。

    噗!

    一声巨大的屁响,小腹里的热气差点冲破了牛宸的裤子。

    牛宸小声的质问:“臭龙!你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让我放弃这次进阶神武者的机会!你要知道这种机会有多么的难得,放弃一次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

    “‘气机九转,出凡入圣’知道不!每一次至少能让你的身体力量增加一千斤知道不!”

    “九次!可根据神武大陆史记载,从没有人能够经过三转。三转以后的人通通爆体而亡了!”

    “你和他们不同吗!你有金牛戒里的魔鬼式训练,又有三生鼎为你提供后勤保障九次那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

    大将军府,拜月国太子卫子凰亲自率领大军将整座将军府团团围住。

    卫子凰威胁说:“牛大将军,立即把牛宸给我交出来!看在你多年尽忠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

    大将军牛胜利摆摆手说:“由于下官的一时疏忽,小儿他已经逃走了!”

    “疏忽!你可知道牛宸他犯了多大的罪,按律要满门抄斩!”

    太子卫子凰愤怒了,指着大将军牛胜利的鼻子吼道。

    “哼!老夫掌大将军印已近百年,还从没有人敢跟我提满门抄斩这四个字!我金牛家族十代单传,老夫更是老来得子!在皇帝陛下没下命令前,谁敢动我儿子我就捏爆他的卵蛋!”

    大将军牛胜利发威了,甩了甩披风就走了,将太子卫子凰一个人晾在了原地。

    “喏!”

    一声令下,众将士们纷纷应喏,就没有一个人考虑太子卫子凰的面子,哪怕是卫子凰自己带来的亲兵!

    就连他的铁杆心腹御林军左参将冯进竟然也不敢为他多说一句话,趴进了旁边的草丛里,一根草一根草的仔细翻找着说:“仔细搜啊!一寸寸的搜,连只虫子都不要放过!”

    “冯进!”太子尖声大叫着。

    他的脸色发白,右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胸口,强忍着吐血的冲动!然后回手甩了闯进一个耳光,骂道:“尼玛的!牛宸他还会变成小虫子缩在草丛里等你来捉不成!他都已经逃出帝都了,你在这里一寸寸的搜有个毛用!”

    太子卫子凰哼的一声独自打道回府,瞧也不瞧一眼身后跪着的那一大帮人!

    实在是太没面子了,身为太子居然在臣子面前连一个小兵都调整不动!